权威·专业·专注
  • 产品
  • 求购
  • 企业
  • 报价
  • 资讯
  • 行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木业资讯 > 政策法规 > 正文

    剧情翻转 桉树政策或再转向

      时间:2015/11/11 9:39:00  来源:经济观察网  点击:8952 次  字号【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黄一帆 “我们昨天讨论的成果是到2035年把桉树全部砍掉。但是今天我的态度发生了改变。”湛江市市长王中丙在2015年桉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坦承。

        这也意味着,在经过政府大力推广种植和去年的清剿后,政府官员的态度反转使桉树有了一次“翻案”的机会。

        政策忽变 下令禁桉

        桉树原产于澳大利亚,并非我国的原生树种。

        据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主任谢耀坚介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雷州半岛原生植物破坏殆尽,森林覆盖率只有8%;而且,由于接近热带,新造林很难成活。为绿化半岛,政府开始引种桉树,由于并组建了“粤西林场”,即现在的国营雷州林业局的前身,开展桉树作为沿海防护林、荒山绿化和木材生产。由于其生长快、产量高、轮伐期短等优势,而被各地迅速接受并种植。

        此后,广西省亦随之一路高歌猛进,号召干部向农户推广桉树种植,年均新增200万亩左右,桉树面积、生长量、蓄积量均居全国第一位。

        然而,桉树在广西的命运却急转直下。2014年5月,上林县政府办公室发布了《关于限期清理占用耕地种植速生桉的紧急通知》。“水源涵养区、旅游、耕地、二级路里大约5万亩的桉树,五年内逐步退出。”该县对外宣称,五年内清除辖区内所有25万亩桉树。随后,扶绥县、武鸣县等地也在6月至8月期间展开了清理行动。

        “速生桉本身不属于水源涵养林,从其生长机理和砍伐更新的周期看,对水源的涵养十分不利。”南宁市人大常委会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

        各级政府高调发布清理通知,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官方对桉树的否定。有媒体称,该次清桉将不仅将影响本地种植户,还将波及广西外资公司的造纸生意。

        对此,斯道拉恩索广西一体化项目及运营董事总经理江澜剑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由于公司没有桉树在一级水源地附近,所以各地的“禁桉令”对于公司来说没有影响。“有些县在一些一级水源地禁止种桉树,我们非常支持这个政策,而且认为这个决定应该早就实施。”

        为何不能在一级水源地种桉树?谢耀坚告诉经济观察报,简单来说,所谓一级水源地就是离水源最近的位置。

        “像水库的周边是不能种桉树的,至少50米这个范围内,为什么呢?种桉树的时候要整地,把土挖松,挖松的时候就会有水土流失,这个地带我们是有规矩的,还有施肥的问题。”他强调,所有其他人工林的种植也需要照此规则。

        对于上林等地的清桉活动,在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项东云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在清桉时,不能盲目改造树林,应当看看哪一些树种适应哪一类的地域条件。“我曾经给南宁市政府建议,不要砍掉桉树,而是间伐,把它间得稀疏一点。”

        “有些媒体很乱来,”在项东云看来,一些媒体在报道禁桉时夸大了上林限桉的意义,“比如说上林县就大标题地说,上林要对桉树说不。什么理由说不,不就改造几百亩的景观树吗。上林县到禁按到现在,就是砍了330亩的路边的景观树而已。”

        双方博弈

        桉树进入中国以来向来不乏争议。双方争议的焦点多集中在“抽水抽肥”上,久而久之,便成了种桉和禁桉之争。

        2004年,跨国企业金光集团砍伐天然林、种植桉树的行为引发了环保组织的强烈抗议,将桉树拖入了舆论漩涡。坊间开始流传桉树是“抽水机”、“抽肥机”、“有毒”、“树下不长草”。

        据资料显示,桉树一天可长3-5厘米高,一个月可长1米多高,当年就可以长到8米到10米。同时,南方各省桉树人工林的轮伐期为5-7年,在雷州半岛,有的甚至缩短至3-4年。生长的迅速使得桉树成为了理想的速生丰产林树种。

        这点也为异见者反对桉树种植的有力证据。他们认为,“天上下的就是那么多的雨水,地上种不同的树,桉树是5年成材,松树是11年,而且桉树比松树高,同样一棵树出的木材是松树的2倍,同样在11年时间,桉树出产的木材是松树的4倍,这是机器高效率生产出来的吗?”各地相继“禁桉” 在一些人看来又做实了这种说法。

        包括谢耀坚、项东云在内的“挺桉派”承认由于桉树生长快、出材量高,的确需要大量水分。“桉树生长快,耗水量相对多一点,但中澳合作项目‘桉树与水’研究结果表明,桉树的耗水量只占当地降水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不会造成地下水减少。同时,也没有任何研究证明桉树有毒。”

        项东云向记者表示桉树人工林的林下的生物多样性和马尾松、杉木等等广西的主要造林树种的人工林比较没有差异。“也就是说,大家都是人工造林的情况下,是没有差异的,当然这些东西拿去跟天然林,或者是天然次生林做比较,那是肯定有差异的。”

        “同时桉树林作为人工林在生物多样性方面肯定是比自然生态系统简单的多,但绝对不到‘地上不长草的程度’”。谢耀坚为此还写了一本关于桉树的科普书籍,试图去“解释真相”。他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是种植和经营的问题,而不是桉树本身的问题。”

        不过,浮在桉树前的“迷雾”的确难以拨散。当时西南大旱,有反对者就认为是桉树之祸。 为此,谢耀坚随国家林业局和中国气象局赴西南调研,得出西南大旱与桉树种植无关的结论。

        国际林联主席迈克·约翰·温菲尔德教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告诉记者,“我不认为现在的一些生态问题是由桉树带来的,在我的祖国南非有超过五十万人口受益于桉树种植产业,最重要的是实现桉树的经济效益和环境保护的平衡与可持续发展。”

        在广西随处桉树随处可见,很好辨认。笔直的树干很少横生枝桠,树叶和枝桠多集中在树的顶部。据广西南宁的一位当地人介绍,“这些树(桉树)很赚钱,又不用管。很多人种下去以后就出去打工,或者整天打麻将,3年回来以后砍掉拿去卖就行了。”

        “像那样随便种肯定不行”,广西斯道拉恩索林业政策总监兰樟仁向记者表示,桉树种植的间隔和施肥都很有讲究,他去过很多林地,“许多人为了扩大经济效益,就胡乱施肥,把树种得很密。”

        “在广西还有一个现象,就是甘蔗和桉树争地问题。”项东云补充道,农田有限,就在林地上种植甘蔗。但其实现在的蔗糖供应量早已供大于求。“很多官员不愿意抛弃这部分产业,是甜蜜事业背后的苦楚。”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几乎哪一个地方的糖厂都跟地方的政府有一个比较好的联系,只要有生产,就有那么多地方财税的收入,就能够解决问题。

        “大面积的桉树人工林树种单一,结构单薄,生命周期短,3—5年就砍伐,在水源涵养、生物多样性等生态功能方面存在很大争论。”湛江市市长王中丙告诉经济观察报,这是过去他一直担心的问题,但现在政府的态度有所转变,要科学种植桉树,发挥其社会效益和生态效应。

        30%就对了?

        “十一五”期间,国家以林业分类经营为前提,分别对商品林和公益林采取不同的经营机制和政策措施,逐步放开了商品林的经营活动。

        在问及国家桉树政策时,谢耀坚告诉记者,国家林业局没有任何限制桉树发展的文件,桉树、杨树、马尾松等都属于人工林,政策是一样的。所谓“禁桉令”并不是对桉树的清除行动,而是规范林地布局,“桉树被妖魔化了。”

        国家林业局预测,到2015年,我国木材消费量将达到3.3-3.4亿立方米,国内可供应量仅有1.9亿立方米。是大量依赖进口还是依托国内生产?是采伐天然林还是商品林?这两问悬挂在林业发展道路中间。

        于是在取舍后,高产的桉树在保障国家木材安全方面扮演起了重要角色。据中国林学会理事长赵树丛介绍,中国的桉树人工林面积虽然只有450万公顷,占中国林地面积的1.4%,人工林总面积的6.3%,年产木材却超过了3000万立方米,占全国年木材产量的26.9%。他在会上表示,“不仅对解决中国的木材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对减少中国的天然林采伐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要通过科学培育与经营利用桉树价值。”赵树丛表示,要选择适宜的区域、适宜的立地条件,确定适宜的规模种植桉树。

        “只有对商品林规划区内才能发展桉树人工林,让商品林和原生生态林之间各司其职。”国际林联主席迈克·约翰·温菲尔德(michael john wingfield))强调,“需要平衡我们的需求和环境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在记者询问迈克湛江70%都是种桉树,如何合理种植这些桉树时,他回答道:“湛江的桉树的面积已经占到了70%,是不是多了?这个问题是不好回答的。70%调到50%就对了?调到60%就对了?调到30%就对了?这个东西,管理上必须是可持续的。”


    页数:第1页  

    微信关注中国木材网



    本文关键字:桉树 政策

    分享到:
    放入收藏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8 Chinatimb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00348 ICP备案:粤ICP备14005127号
    会员客服QQ:点击联系  广告合作QQ:点击联系  木材QQ群:中国木材网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