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专业·专注
  • 产品
  • 求购
  • 企业
  • 报价
  • 资讯
  • 行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木业资讯 > 木业要闻 > 正文

    大事件: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揭牌

      时间:2018/4/18 10:56:00  来源:中国木材网  点击:3857 次  字号【

        近日,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大院门口,挂了整整20年的国家林业局牌子被摘下,换上了崭新的牌子: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公园管理局。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公园管理局揭牌。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张永利在揭牌仪上致辞说,这次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决定组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并加挂国家公园管理局牌子。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立足党和国家事业全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重要举措,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林业和草原工作的高度重视与有力加强,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强自然生态系统保护修复、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具有重要意义,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张永利表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将以此为新的起点,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认真履职,努力工作,全面加强森林、草原、湿地、荒漠和野生动植物资源的保护管理与开发利用,认真组织生态保护和修复,广泛开展造林绿化工作,严格管理国家公园等各类自然保护地,不断提升自然生态系统的功能和质量,为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生态产品的需要、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领导刘东生、彭有冬、李树铭、李春良、谭光明、张鸿文、马广仁、胡章翠出席挂牌仪式。

        今天的挂牌意味着,原国家林业局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正式担负起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职能,进入新角色:监督管理森林、草原、湿地、荒漠和陆生野生动植物资源开发利用和保护,组织生态保护和修复,开展造林绿化工作,管理国家公园等各类自然保护地等。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近70年来,我国林业主管部门几经变迁,几易其址,有趣的是,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林产工业规划设计院原党委书记李鹏及退休老职工朱其琴老人走访考证后发现,国家林业主管部门的办公地点始终在北京市东城区南小街至北小街这条南北贯通的轴线附近,并且由南向北搬移。

        新中国首个林业主管部门即中央人民政府林垦部,与共和国一同诞生。中央人民政府林垦部是根据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十八条的规定,于1949年10月设置的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的所属部门,主管全国的林业工作。

        梁希在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上发言。会上,周总理提名梁希担任林垦部部长。

        林垦部管理全国林业经营和林政工作。著名林学家梁希为林垦部部长。林垦部内设林政司、造林司、森林经理司、森林利用司和办公厅。

        “中央人民政府林垦部”的牌子,最早挂在北京无量大人胡同一个小四合院的门口。那时,林垦部加上部长在内总共才12个人,宿舍就是办公室。别看人少,效率却相当的高,硬是把经纬万端的中国林业在短短的时间内理出了头绪。梁希老部长也很乐观,一篇回忆文章写道“他高兴地说:‘院子虽小,能装三山五岳;房舍简陋,可装下五湖四海。我们在这里就研究中国林业的方针大计,小屋就是个起点。’”

        林垦部第一个办公地在无量大人胡同的一个四合院。梅兰芳夫妇曾住在无量大人胡同。

        现在的北京二中是林垦部在本司胡同的旧址,这是林垦部的第二个办公地点。

        无量大人胡同现已存留不多,名字也早就改为红星胡同。据李鹏及朱其琴老人走访考证,原林垦部的第一个办公地点就在东城区行政服务中心大楼的局部位置。第二个办公地点在本司胡同的新二中校址,后来又搬迁到东四六条三十号(当时的门牌号)。李鹏通过档案查证,林业部从东四六条搬到和平里现址的准确时间是1954年11月15日。

        在三年经济恢复时期和国家一五计划初期,从林垦部到林业部,全国林业工作许许多多的重要决策和部署都是先后在无量大人胡同和本司胡同两个办公区酝酿做出的。

        虽然林垦部早就明确,林业工作的方针和任务是:普遍护林,重点造林,合理采伐和合理利用。但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三年经济恢复时期和国家一五、二五计划时期,由于当时的钢产量严重不足,也限于人们的历史局限性,全国各行各业的经济建设都离不开对木材的依赖。大到建筑业、汽车、船舶、坑木、枕木、电线杆,小到人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家具用品,都离不开木材这个原料。

        位于内蒙古莫尔道嘎林区的“中国第一贮木场”。

        1954年由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木材材积表》和《木材规格及木材检尺办法》,在很多行业中广泛使用。由此可见木材对国民经济的重要程度。李鹏供图

        1979年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护森林,制止乱砍滥伐的布告》,要求各地维护森林所有权、严禁乱砍滥伐、严禁毁林开荒、加强木材市场管理、大力提倡植树造林、开展爱林护林教育。之后几十年来,林业部门为推进国土绿化和保护森林资源做出了不懈努力。

        国家林业主管部门的第四个办公地点——和平里东街18号。图为1998年机构改革时,林业部防火办女同胞在部门口合影。

        今天,党中央、国务院对林业的重视和支持前所未有。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组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加挂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牌子。这项改革,旨在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统筹森林、草原、湿地监督管理,加快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保障国家生态安全。

        2018年3月,国家林业局门口。

        林业情缘

        变的是机构名称,不变的,是林业人的坚守与执著。虽然不同的历史时期,林业承担了不同的职责和使命,但无论历史如何变迁,有树、有山、有水、有沙的地方就有林业人。

        安营扎寨

        林业人常常远离城市,远离人群,有时在丛林里,有时在荒野里,以天为盖,以地为庐,没有电脑,没有空调,没有沙发,没有网络,甚至没有手机信号。迷彩服和解放鞋是百年不变的行头,馒头就咸菜是家常便饭。

        尽管如此,作为一名平凡的共和国公民,有幸目睹中国林业因为我们一代又一代林业人的努力而切实造福每个人的生活,有幸目睹野生动植物精灵安静祥和,有幸感受祖国的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父老乡亲的生活更宜居,我们仍然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虽然说,历史潮流中,我们大多数个体都是一朵小小的浪花,但你看下面这些成就,哪一条不需要一朵朵浪花的凝心聚力?

        国家领导人及共和国部长带头参加义务植树成为每年的习惯动作。植绿、护绿、爱绿成为每个人深入骨髓的潜意识,网络植树引领新潮流。

        我国成为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快最多的国家,全国森林面积达31.2亿亩,森林覆盖率达21.66%。国家森林城市上升为国家战略,城市森林、城市绿道、湿地公园让人们出门见绿、移步见景,人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全面提升。

        林业资源保护力度前所未有。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19.44亿亩天然乔木林得到有效保护,350多万亩湿地得以恢复,全国林业自然保护区达2249处,占国土面积的13.14%,最大可能地保护了我国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及重要生态系统、自然景观和自然遗产,同时也成为人们静心洗肺的“森林氧吧”。

        从沙尘四起到天蓝地净,三北防护林工程、退耕还林还草工程、沿海防护林工程、天然林保护工程等重大林业工程深刻改变了工程区的生态环境,也极大地推动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95%以上的国有林场定性为公益性事业单位,曾经的伐木工人放下斧锯,成为青山卫士,37万生态护林员带动130多万人增收和稳定脱贫。

        大熊猫、东北虎豹、朱鹮等野生动植物保护及执法成就全球瞩目,相关主题成为国家领导人外交活动的重要内容,大熊猫在高层外交和人文交流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森林旅游成为我国公众,特别是城镇居民常态化的生活方式和消费行为,年游客量达到13.9亿人次,年产值超万亿元。

        巴黎气候大会、世界自然保护大会等重要国际会议上,“中国声音”越来越响亮。

        从服装到家具到航空航天工业,从食品到药品,森林产品服务社会经济各个领域。中国成为世界林产品生产、消费、贸易第一大国,林业产业总产值突破7万亿元。林产品进出口贸易额达到1500亿美元,继续保持林产品生产和贸易第一大国地位,林业主要产业带动5200多万人就业。

        生物质能源、木质复合材料、竹缠绕复合材料等新产品新技术享誉全球,并极大地推动了林业产业纵深发展。

        荒漠化和沙化状况连续3个监测期“双缩减”,防沙治沙的“中国模式”走向全球。

        近年来,全球森林火灾频发、我国进入森林火灾易发期和高危期,但全国上下共同努力、科学应对,有效遏制了森林火灾高发态势,森林火灾受害率控制在1‰以下。

        天地更广,担子更重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将管理31.2亿亩森林、39亿亩沙地、8亿亩湿地、60亿亩草原,以及上万处自然保护地和不断增加的国家公园。

        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抚今追昔、展望未来,如何总结过去,又怎样开创未来,是时代抛给我们的新命题。

        面对新使命、新任务,林业人作何感想?专家学者如何评论?

        全国政协原常委、原林业部副部长刘广运

        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不仅把林业的职责都继承了,还新增加了不少任务。职责比以前的范围更大了,把森林、草原、湿地、荒漠四大生态系统归一个部门管理,这是明智之举,也说明我们的担子更重了。

        首先,要把我们的认识提上去。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生态建设。前几天植树的时候,他讲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让祖国大地不断绿起来美起来”。林业和生态的地位从来没有被提得这么高。因此,在工作中,我们一定要踏踏实实地落实党中央对林业生态建设的各项要求。关于林业建设,我建议把“三北防护林工程”提到更高的位置。三北工程是我国改革开放最早、最大的生态工程。我们的国土绿化,假如不把“三北防护林工程”搞起来,全国绿化就无从谈起。“三北防护林工程”的规划期是1978年-2050年,工程期满之时,恰逢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我们希望到时候三北地区真正绿起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绿化,也才能同把我国建成现代化强国相适应。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规划院院长刘国强

        我一参加工作就到国家林业局规划院,这些年我们为森林经营管理和生态建设开展了大量基础性的调查规划工作,为林业宏观决策提供了翔实的数据。我们现在已形成森林资源、湿地资源、荒漠化和沙地、野生动植物、森林碳汇、生态状况六大监测体系。

        林业调查规划设计的技术和手段日臻完善。林业调查从单纯的地面调查发展为天空地一体化的监测体系,调查精度和效率越来越高,时效性越来越强,调查队伍不断壮大。从宏观发展规划到具体的工程规划,我们为国家和地方林业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同时,我们也开展了许多应用技术方面的研发,奠定了我国林业调查规划的科学基础。

        今后,随着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职能及业务范围的拓展,我们将贡献更多的力量。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退耕办副主任敖安强

        成立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是党中央的重大战略决策,赋予了我们局统一监督管理森林、草原、湿地、荒漠和陆生野生动植物资源开发利用和保护,组织生态保护和修复,管理国家公园等各类自然保护地的职责,这里面“生态保护”“生态修复”“各类自然保护地”几个词非常关键,我们既要有统一管理山水林田湖草、实现了几代务林人梦想的振奋,更应当感受到这里面沉甸甸的责任和压力。

        作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工作人员,我们一定始终牢记梁希老部长“替山河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无山不绿,有水皆清”的初心,这也是全体林业生态工作者的初心,不断提高退耕还林还草等各项工作水平,更好地服务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和美丽中国建设,做出我们应有的努力和贡献。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昆明勘查设计院院长唐芳林

        这次改革,从时间维度看,使自然保护运动在生态文明建设新时代直接进入2.0版;从空间维度看,将所有自然保护地纳入统一管理,将解决保护地空间规划重叠的问题;在管理体制上,将从根本上解决“九龙治水”、交叉重叠等顽疾,改革的力度前所未有。这是中国国家公园发展进入新纪元的标志性事件,在自然保护领域具有里程碑式的划时代意义。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科技司综合处处长吴红军

        这些年我们明显感受到:身边的树更多、山更青、水更绿,生活环境更美,全社会爱绿护绿、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生态文明的意识更强,这饱含着务林人的艰辛和付出,也是务林人最骄傲最自豪的地方。

        林业科技延长了林业发展的产业链,提升了林产品的附加值,带来了林区就业和林农增收,促进了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这也是我们林业科技工作者最自豪和有成就感的地方。

        国家把60亿亩草原交给我们管理。草原是个宝,它对我们而言是一个未知的领域,还有很多需要探索和研究地方,这是一份极大的荣耀和责任。今后,林业科研的天地更广阔了,任务更艰巨了,作为林业草原人,我们应该更有信心,更努力地奋发图强,撸起袖子加油干!

        媒体人李理

        改革不仅是对机构隶属关系的调整,更重要的是监管方针的变化:比如草原,由单纯强调草原生态系统的生产功能,转变为强调草原的生态保护功能。

        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统一管理与利用,将对自然风景区非经济属性的相关职能利用起到更积极的促进作用。

        林业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主体,此次把国家公园、保护区和草原的职能都整合进来后,可以按照构建更加合理、稳定的森林生态系统的思路,去经营自然保护地。

        北京大学教授李文军

        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和生态环境部大体解决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从产权角度,将全民自然资源产权所有者的代行机构从原来的国务院,下放到主管部门,缩短了委托代理链,将提高管理效率;从生态系统完整性方面,将“山水林田湖草”作为整体来保护;从机构设置方面,做到了决策者(自然资源部)和执行者(林业和草原局)分离、执行者和监督者(生态环境部)分离。

        资源的多重属性决定了同一资源往往同时具有经营性和公益性两种功能,比如草原的畜牧业经营性功能和生态屏障的公益性功能,两者是互为因果不可分割的。这就涉及新组建的林业草原局如何与其他相关部门如农业农村部的协调、制衡问题。

        中国林科院研究员侯元兆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将成为全世界管辖面积最大的局。一个国家,即便有世界第一的gdp,也不算真正的强盛,只有拥有森林、草原、淡水等强大的自然资本,才是不会衰退的强盛。国家把这一使命,交给了林业和草原局,林业草原人使命光荣、任务艰巨。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柯水发

        期待新机构“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能全面肩负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赋予的林草建设新使命,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理念,开创山水林田湖草综合生态系统保护新局面,构筑起国家公园建设新体系,谱写林草生态文明新篇章,持续满足国人日益增长的生态服务新需求,为我国自然资源管理事业作出新贡献。


    页数:第1页  

    微信关注中国木材网



    本文关键字:林业局

    分享到:
    放入收藏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8 Chinatimb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00348 ICP备案:粤ICP备14005127号
    会员客服QQ:点击联系  广告合作QQ:点击联系  木材QQ群:中国木材网QQ群